您的位置  两性健康  健康资讯

沈阳区域居家养老中心5年翻10倍

  在沈阳市浑南区首创国际社区养老服务站,老人们在排练乒乓健身舞蹈。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查金辉摄

  开篇语

  本月起,《沈阳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正式实施,这是沈阳首次以立法的形式对居家养老服务进行了全局性、系统性规范。

  沈阳的养老产业目前正处于什么状况?遇到了哪些问题?相关部门又是如何解决的?未来有哪些发展规划?

  今日起,本报推出系列调查报道,我们将通过对全市主要的区域性养老服中心、社区养老服务站、医养结合医院展开调查,从养老产业、医养结合、临终关怀等几个方面全方位解析养老这一个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社会热点话题。

  -沈阳每4个人中就有1个老年人,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20年,全市老年人口将达到214万,占比27%;2027年,将突破300万,步入重度老龄化社会。

  -截至2018年年底,沈阳共建成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60个、社区养老服务站300个。今、明两年每年新增100个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300个社区养老服务站。

  -2019年,沈阳财政预算安排各项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资金4.25亿元,其中,对居家养老服务投入就达1.71亿元,比上年增长35%。

  早上9时,88岁的张玉珍老人吃完早饭并没有回屋休息,而是跟老姐妹一起坐在客厅里等着公益修脚的小伙子来给她免费泡脚、修脚,这是沈阳万佳宜康浦江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为老人们提供的免费活动之一。

  同样是早上9时,在距离张玉珍老人所在的养老服务中心两公里外的首创国际社区养老服务站,69岁的李桂玲刚刚完成了热身运动,准备跟乒乓球队的队员们再来一场小型比赛。由于乒乓球队跟合唱团的活动时间冲突了,她只能选择自己最爱的乒乓球,“我们一会儿还要排练个节目,准备在小区晚会上表演。”

  从2014年起,沈阳开始了首批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建设,从最初的平均每年建设10家左右,到今年计划建设100家。5年间,沈阳市老年人口从157万人增加到187.4万人,而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增速翻了10倍,社区养老服务站也增加到今年的300家。

  像张玉珍、李桂玲这样的老人在沈阳各个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和社区养老服务站还有很多,他们虽然上了年纪,独居或与老伴、孩子住在一起,白天都过着少人照料的老年生活,但是,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社区服务站的出现正在逐渐成为他们悠闲度晚年的去处,并尝试在那里接受更多的照护和服务。

  【现状】

  在居家养老中心的一天如何度过

  63岁的于涛住在沈阳万佳宜康浦江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已经快一年了,由于脑血栓、糖尿病等慢性病的长期困扰,儿子不放心他一个人生活,就把他接到了自己家的小区,住进了小区附近的这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

  每天早上5时,于涛准时起床,洗漱之后开始吃早饭。“小米粥、花卷、小咸菜”是于涛最爱的早餐。“于叔口重,就爱吃咸的,我们劝他少吃点,他总是不听”,一旁的护工笑着“批评”他。

  吃完饭,于涛会选择到室外锻炼一下,然后就在屋里看看电视,跟同住的室友们聊聊天。中午11点半,两素一荤的午饭准时开始,“我最爱吃这里的肉段,好吃。”于涛一边回忆着味道一边满意地笑起来。从12点半到下午两点半,睡好了午觉的他会参加一些中心定期举行的小活动,“前两天有个老师来给免费看病,说我血压有点高,让我少吃油大、咸的东西。”下午5时吃完晚饭后,晚上8时左右于涛就洗脸洗脚上床睡觉了。

  在这里,像于涛这样的老人一共有16名,他们有的是不能自由活动的失能半失能老人,也有像于涛这样可以生活自理的老人。对于他们来说,这里的护工就像孩子一样,白天的陪伴,事无巨细的照顾,让他们经常把护工叫成自己孩子的名字。

  区域性居家养老中心5年内翻了10倍

  从2008年起,沈阳开始进行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探索,建设了首批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站。

  从2014年起,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概念第一次走进沈阳老年人的生活中,从最初的助医、助餐、助浴、助洁、助行等生活照料,到逐渐发展起来的休闲、娱乐、文化、体育、养生等品质服务,那些白天无人照顾的老人们似乎有了更好的休闲去处。

  对于更愿意在自己家里居住的老人们来说,不用去养老院也能得到跟养老院几乎一样的照顾和服务,这种“新事物”的出现似乎更受老年人的青睐。截至2018年年底,沈阳共建成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60个、社区养老服务站300个,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居家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

  去年,沈阳下发了《沈阳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三年建设指标的通知》,明确今、明两年沈阳每年新增100个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300个社区养老服务站。截至目前,已完成32个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154个社区养老服务站建设改造任务。5年间,沈阳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数量从2014年建设9家增加到2019年建设100家,增速翻了10倍。

  今年沈阳财政预算对居家养老的投入增长35%

  这个10倍的增速不是简单的口号可以实现的。2019年,沈阳财政预算安排各项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资金4.25亿元,其中,对居家养老服务投入就达1.71亿元,比上年增长35%。“速度的转变是老人日益增长的需求所带来的,我们意识到必须加快步伐,才能满足老人们居家养老的迫切需求,”沈阳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和老年人福利处副处长张葛解释,“这不仅符合中国人的传统养老习惯,也是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所决定的。”

  经过近四年半的探索,沈阳围绕老年人的实际需求,逐步摸索形成了多样化发展的养老服务模式。浑南区浦江苑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嵌入式护理型养老床位模式、大东区仁爱畅晚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机构+社区+居家服务模式、于洪区五彩阳光城的地产+居家+社区+机构+医疗的养老服务综合体模式纷纷涌现,不但发挥了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服务功能,满足了周边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且都结合自身优势,摸索出了供持续发展的盈利点,具备自我“造血功能”。

  【困境】

  前期投资大、周期长运营机构望而却步

  “我们早上8点半就来了,上午打完乒乓球下午还要上软陶课,晚上8点他们(社区工作人员)下班我们才回家,不撵都不走!”69岁的李桂玲老人笑着跟社区书记汤红君开玩笑,“书记他们每天上班,我们也像上班似的。”

  “我们社区90%以上的空间都用于社区服务。”首创国际社区书记汤红君表示,即使如此,社区在吸引社会力量承接居家养老服务方面还是遇到了困难。

  “我们也想让好的物业家政公司入驻社区,毕竟社区的老人们有上门服务的需求,但是实力强、有经验的企业和社会组织还是太少了。”汤红君表示,很多老人跟她提过,希望社区能给联系家政服务公司,提供上门打扫、看护、送餐等一系列服务,但相当一部分养老服务运营公司还是实力偏弱、经验不足,这也让社区无从下手。

  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是目前沈阳多数社区养老服务站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实力、有口碑的运营商稀缺问题是制约社区养老服务站发展的一道难题,”沈阳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和老年人福利处主任科员夏时雨表示,“养老服务投资大、周期长、利润低,尤其是社区养老服务站,只有老人和社会从根本上认识到居家养老服务的刻不容缓,老人才会愿意花钱去购买服务,才能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其中。”

  沈阳每4个人中就有1个老人基础设施仍是短板

  截至目前,沈阳每4个人中就有1个老年人,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20年,全市老年人口将达到214万,占比27%;2027年,将突破300万,步入重度老龄化社会。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沈阳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整体的发展要求与广大老年人的期望相比仍存在差距。

  沈阳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和老年人福利处副处长张葛坦言,目前,养老服务设施的供给仍是短板,“尽管我们多措并举加大养老服务设施供给力度,但与日益增长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求相比,设施供给不足仍是制约养老服务发展的瓶颈。”

  目前,沈阳的老年人口呈现出增速快、空巢多、失能半失能老人缺乏照顾等问题,居家养老又是老年人的普遍需求,那么,加大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但无论对于新建小区还是老旧小区来说,拿出几百平米的地方供养老服务运营商无偿使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里面需要政府、社区、运营商三方进行充分协商,提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养老服务业工作强度大、收入偏低缺年轻专业人才

  行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的壮大,1994年出生的孙文婷已经在养老服务行业工作了近5年,毕业于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她,在多个养老机构、养老服务中心工作,现在已是万佳宜康浦江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店长。

  “我们团队的护工都是90后,全部来自专业技术学院老年服务相关专业,我们相信只有专业的人才才是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动力,而这与年龄大小无关。”但期望与现实还是存在差距,专业的年轻力量短缺,是横在这个行业发展道路上巨大的阻碍。虽然政府也在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制定了相关政策支持,对直接从事一线养老护理服务工作的全日制高等院校、高等职业技术学校、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毕业生,政府给予了奖励和补贴,但这依然不能满足巨大的人才缺口,“护工收入在行业内不算高,每月工资3000多元,但辛苦的工作强度还是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如何能够在这个行业看到未来更大的发展、晋升空间,是每个从事养老行业年轻人最关心的”,孙文婷说。

  针对基础设施短板、人才短缺等问题,政府和行业自身也在不断寻找破题之道。本报将在接下来的系列调查报道中进行详细解读。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李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