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两性世界  性爱知识

林有有VS凌玲:骨灰级第三者怎样攻陷婚姻?

大家好,我是牙叔。

追剧的盛夏,叔来一个灵魂拷问:最近哪个剧中人物,刷新了你的下线?

编辑部小姐姐给我的答案是:《三十而已》,林有有!

本文配图选自电视剧《三十而已》《我的前半生》等相关剧照及截图。

《三十而已》播到大半,扮演第三者林有有的女演员张月,已经被怒火攻心的观众在微博上围攻,无奈设置评论权限。我想起上一个同样理由关闭微博评论的女演员吴越,她在《我的前半生》中扮演同样遭人恨的第三者凌玲。

微博话题#林有有动摇了凌玲在我心中的位置#,获得7亿的关注度。

“林有有和凌玲谁更讨厌”的互动问题,网友的回答是我都选,不行吗?!

两位骨灰级第三者,虽然都是电视剧里的虚构人物,却成功让观众入戏,人神共愤,讨论起“平平无奇的林有有和凌玲,到底凭什么上位?”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看到宁财神的一段话:

“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拼了性命爱一场,天亮前带着她的魂魄远走他乡;

青年时,想碰到一个白素贞,家大业大,要啥有啥,吃完软饭一抹嘴,还有人负责把她关进雷峰塔;

中年时,想要一个田螺姑娘,温婉可人,红袖添香,半夜写累了,让她变回原形加干辣椒、花椒、姜、蒜片爆炒,淋入香油,起锅装盘。”

今天再看这一段,这三个承载了男人梦想的女人,不就是高配版林有有、顾佳和凌玲么?尤其白素贞,就是个“完美主妇”啊,还是架不住男人憧憬聂小倩和田螺姑娘。

而林有有和凌玲之所以踩中观众痛点,在于她们和大多数人想象的“第三者”截然不同,充满防不胜防的真实与失望。

凌玲搭陈俊生的车上下班和罗子君撞上时,后者毫无防备,因为她实在普通到不起眼。

很多人以为第三者是妖艳魅惑型,其实绝大多数都不是——普通人的生活中,哪有几个男人值得那些目标写在脸上的妖艳型女人惦记?

这种外露的第三者,很容易让本来就不够自信的男人警惕钱包,毕竟人家是图他年纪大,还是发际线高呢?

林有有和凌玲不同。

凌玲像个标准的贤妻良母,脸上写着与世无争,却温柔一刀杀敌于无形。

陈俊生深夜在公司加班,凌玲不仅留下来陪他,还帮他把工作文件极其用心的整理好、标记清楚,默默倒上一杯温水,随时送上为他常备的胃药。

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中年男人充满杀伤力,此时,罗子君不懂事的查岗微信,每多发一条,陈俊生的烦躁就多增一分。

凌玲教科书级别的逼宫话术,每一句都挠在陈俊生的中枢神经上,比如:

“俊生,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说不说(离婚)你自己决定,反正不会影响我爱你”;

“你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你就说是我死缠烂打,你是完全被动的,这样的话,她可能会原谅你的”;

“俊生,我改变主意了,我想把你还给罗子君。因为你一直没做好离婚的准备,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一个男人来说挺难的,我能理解。

“你不要担心我,我一点都不恨你,而且我非常感谢你。在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你对我特别好,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观众都看得出这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但陈俊生看到的,却是和哭天抢地罗子君截然相反的识大体顾大局,再不为她正名简直就良心难安、天地不容了。

但贤妻良母型第三者,在许幻山面前此路不通。

前一个被顾佳遣散的李可,一开始打的算盘,就是想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拿着6千的月薪给许幻山买25块一个的橘子,还亲自下厨做饭讨他欢心。

可是,许幻山家里缺贤妻良母吗,顾佳做的蛋糕不甜吗?

一个和妻子同款的第三者,只是蠢蠢欲动了一下,便败下阵来。

而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林有有,则是青春回炉型。

她的方法论是:永远让男人觉得自己还是大男孩,依旧翩翩少年,产生回炉重造、青春再爱我一次的错觉。

她大半夜带着许幻山去踢球,抱着吉他给许幻山唱小情歌,拉着许幻山去吃小龙虾,送许幻山充满童心的巴斯光年钥匙扣,还有那个激怒全体观众的“吻戏”:舔冰淇淋。

一口气集齐青春爱情电影所有套路,打破了许幻山这个围城里男人的条条框框,仿佛刑满释放一样的雀跃。

许幻山有脂肪肝,顾佳让他养成不吃晚饭的习惯,林有有却说,要毫无保留精彩的活在当下。

顾佳反对许幻山踢球,尤其还跟人打架进了局子,林有有却说,你这个年纪还能打架挂彩的人,一定是有趣的人。

许幻山在顾佳面前最挫败的,是顾佳(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帮公司拿下了游乐园的烟花大单,居然连他的设计方案都不用看的。

他最引以为豪的才华和煞费苦心的方案,在人脉面前不值一提。但林有有却用一个巴斯光年的钥匙扣告诉他:“怎么会有像你这么厉害的人,你就和巴斯光年一样,你们都是照亮宇宙的太空骑警。”

所有的言外之意,都是你这么有趣,有才华,为什么你老婆都不欣赏,也不理解你呢?正中许幻山下怀。

可是,经历过婚姻或者长期亲密关系的女人都知道,能够长久共处的关系多少都有点无趣,因为“有趣”这件事很损耗精力和精神,人很快会累,不可能永远处于“有趣”这种巅峰状态。

林有有最让人生气的这段话,直接挑衅顾佳和许幻山的婚姻关系:“我发现你就像一个被罩在壳子里的人,不敢淋雨,不能生病,不能吃晚饭,这每一层都是你老婆强加给你的,你把你心里那个本来有趣的小男孩关得死死的,然后你还假装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跟你老婆根本就不是一种人,你只是在扮演她给你的一个人设而已。”

在顾佳这里,他被要求成为一个肩负起公司和家庭责任的男人;而在林有有那里,他仿佛是重拾青春的男孩。

当然,根据能量守恒,此处逃避的责任,会在别处付出等量的代价,那就是后话了。

如果说《前半生》里,离婚前的罗子君太作,不值得同情;可同为全职太太,顾佳拿的可是完美人妻剧本。

而林有有,一个20岁出头,刚毕业没背景,在游乐场搞接待的小姑娘,凭什么KO顾佳?

因为对象是老男孩许幻山啊。

在老男孩理想的婚姻模式里,既要三餐有着落,又要自由没人管。

有时像男孩一样需要有人呵护照拂他的小敏感,有时又像男人一样急需异性崇拜的眼神来捍卫自己的小自尊,他们也不是坏,你看许幻山对老丈人还是挺孝顺体贴,但他们胸腔里始终藏着“不甘心”,不甘心变老,不甘心责任,不甘心人生就这样了。

“老婆”这个岗位时时刻刻提醒他们的,就是变老、责任和人生如此。

永远地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所以,顾佳越能干,许幻山越想逃离。

于是,林有有的“茶艺”才有了大放异彩的机会。

许幻山爱上的当然不是年轻女孩林有有,而是在她面前没有压力、不需要负责任的自己。

当了快7年专职作家,我有点感伤地发现:唯独在婚姻和爱情中,励志和努力是没有用的。

顾佳这么优秀,何错之有,为了丈夫孩子为了这个家,她的不容易,除了许幻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许幻山怪顾佳控制欲太强时,早已忘记自己甩包袱给老婆有多么理所当然;遇事需要顾佳兜底,没事又嫌她管东管西,把自己当儿子。

可以想见,即便顾佳离婚后,许幻山和林有有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结局,许幻山会发现,照顾林有有这样一个“大女孩”更累。

就像“贤妻良母”型第三者凌玲转正之后,陈俊生的婚姻又回到了平淡、琐碎和疲惫。

谁赢了,谁又输了?

冯唐在新京报的采访中,说“我现在越来越笃定,婚姻是反人性的,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一些经济法律责任的一种制度。”“成年人很难改变成年人的,你只能选择。”

在当代,一辈子太长了,婚姻不再是20年的契约,而是40年、60年的拉扯。

能把婚姻处理好,除了能力、品性和眼光,也有强烈的幸运成分在。

假如一个女人立志要当第三者,拿出别的女人搞事业、带孩子的决心和勇气去收服一个男人,那就不要跟她同台竞技了,因为十有八九磕不过她,也因为你的人生并不仅仅围着一个男人转,用被这个男人挑选来衡量自己的价值。

无论罗子君还是顾佳,都拾掇好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用恨,迅速走开。

“恨”这种情感需要很大力气,“不恨”不仅因为善良,还因为不值得和没劲儿。

毕竟,我们都明白:再强的第三者,也磕不过时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哈尔滨连环杀人
  • 编辑:朴孝敏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