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两性知识  两性心理

被多部门“亮红灯”的易到有多乱

原标题:被多部门“亮红灯”的易到有多乱

11月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接到市民林刚(化名)反映称,在易到用车APP打车时被司机以运空车的方式“放鸽子”。

“车没来,人没走成,平台还厚着脸皮找我催收车费!这叫什么事儿啊?”林刚说,最让他气的是,被催收车费后,无论是向APP客服申诉还是给官方电话举报,均无人应答。随后记者发现,除林刚外,还有市民举报在该APP内储值被“冻结”。不仅是乘客,易到对自己的员工和司机也不客气,司机收益不能提现,员工被拖欠工资。

乘客没用车被通知扣费

“10月19日下午,我约了辆‘易到用车’回家,在楼下等车时候,手机就收到一个‘完成订单’的通知。”林刚说,最可笑的是,APP显示上车地点与下车地点之间距离不到200米,用时1分钟,还要他支付14元的起步费和5元钱的议价费。

连司机都没见到,谈何“议价”?林刚说,之后他向APP客服申诉,又几次试图拨打易到用车APP客服电话进行举报,但始终无人应答,“最可气的是,平台不接受反馈意见就罢了,还发来催收信息,要求缴车费。”除林刚之外,还有很多乘客在该评论中反映运空车的问题,但至今仍未解决。其中,最为夸张的是黑猫投诉上一名匿名用户的投诉,称在2020年9月9日通过易到用车约车到机场,没见到车,APP就显示“行程600米,收费96元”的通知,以至于自己差点误机,客服依旧不予回应。

账户有余额但不让使用

同时,记者发现还有很多用户反映,“易到用车”储值拿不回钱的问题。

乘客崔女士称,几年前因为经常加班,夜间大平台约车难,所以自己就经常使用相对较小众的易到平台。她说,2017年的时候,该APP曾大力推销自己的产品,也推出了众多储值优惠活动,“页面最显眼的地方全是大金额充值并附送电视、自行车之类的大图。”最大的力度甚至达到“买一送一”。于是崔女士和同事们纷纷往里充了钱,光崔女士个人就充值了3000元。但充进去的钱,并没有她们想象的那么容易花。崔女士说,充值按钮下面有一排需要打钩的小字,小字内容是已知悉充值金额不能提现及转移转赠。直至今日,乘客们仍需要遵守平台“三七开”的规则,20元钱的车费,14元钱从余额中扣,剩下的6元钱必须我们自己再出,“我觉得这就是霸王条款,凭什么不让我们直接用余额?”直到现在,崔女士在易到用车内仍有760余元未使用。

同时,记者注意到,APP中的“充值”及信用卡功能已经停用。从黑猫投诉、315消费者平台上记者看到,2019年多名乘客反映的问题直至今日仍未解决。黑猫投诉上亦有用户投诉称:“距同意退款过去了4个月,仍未到账。”

司机的收益不能提现

其实,不仅是乘客指责遭到了易到用车的“傲慢”对待,还有司机称被该平台坑走血汗钱。

曾经的易到司机林师傅称,从2019年5月开始,自己的易到账户一直显示“登录异常”,其中有4000多元的收益未能提现,联系客服之后对方敷衍了事,始终不给解决。他说,“一开始APP弹窗提示‘请在规定时间内提现’,但到了规定时间,进入‘提现’界面后,又反馈称‘登录异常’,如今过去一年多了,自己账户里的4000多元始终不能提现。”

与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司机李师傅,他在2020年10月21日向消费者服务投诉,称2018年开始易到用车客服“失联”,账户内赚取的2.5万余元血汗钱不能提现,多次想要通过诉讼解决问题,但易道公司早已搬离了原来的办公地点,联系电话也始终未能接通。

前员工至今仍被拖欠工资

记者随后联系到了易到前员工李非(化名)。他告诉记者,易到用车易主的2018年至2019年之间,公司管理层开始“大换血”。在2018年10月份开始出现拒付司机收益、用户余额“冻死”的问题,到了2019年12月份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李非透露,当时除了员工、司机、用户,易到还拖欠供应商、合作商及加盟商的费用。他说,在隔三差五发一次工资的情况下,加上公司高层这种对待他人“冷血”的态度,员工被大批量辞退。李非是今年中旬离职,他透露,2019年3、4月份离职的员工,被拖欠4个月左右工资,2020年离职的员工,被拖欠7个多月的工资。而当他离职时,公司连一个能给他做离职手续的人都没有。

截至发稿,记者多次试图联系易到用车平台,但APP客服自动断开连接,官方客服电话及企业公开电话均为空号。

公司曾收到416条限制消费令

据记者调查,自2018年开始,易到用车公司被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山东等多家法院16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收到416条限制消费令。

2017年至2019年间,该公司6次被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和丰台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此外,该公司还曾因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擅自运营、提交虚假经济普查资料等违法行为,被安徽合肥、浙江温州、广东深圳等多地执法部门进行处罚,共计10万余元;2018年5月因广告发布以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其他情形的虚假广告,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处以2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9年,电子商务纠纷调解平台统计的“全年度全国生活服务电商消费评级数据”显示,易到用车获“不建议下单”评级,同年11月,该平台因违规经营被上海市道路运输局加入“严重失信黑名单”。

据广州市出租汽车2020年上半年度市场运行监测指标信息发布显示,今年易到用车乘客有效投诉率在广州市网约车平台排名前三位。

2020年5月7日上午,山东潍坊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执法人员向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潍坊分公司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吊销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成为该市第一个被吊销经营许可的网约车平台公司。

文/王浩雄 统筹/张彬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